嬴夫人亲自扶犁开荒种地,病倒了,庸芮前来探望。嬴夫人道,总不能让咸阳宫里的那个人以为拿住了她而称心如意。庸芮却连连叹气,嘱咐嬴夫人好好养病,这里的一应所需,他会及时送来。五婆将卖绣品的钱送给芈月,看到院子里显现春意,对芈月笑道,“这儿还真像个家了。”五婆发现贞嫂把嬴稷当成宝儿,芈月道,如此若能让贞嫂心里头好过些也不失为一桩善事。

五婆夸赞芈月的绣品很讨喜,道用不了几日,芈月的女工就会名满蓟城,芈月却道雕虫小技登不得大雅之堂。闲聊间,五婆提及在集市上偶遇黄歇之事,芈月欣喜之极问黄歇人在哪儿,五婆却道只是街头偶遇,又怕是歹人,没敢多问。嬴荡在朝堂上只任用甘茂和孟贲等武夫,朝中贤士凋零。樗里疾终于盼来司马错和魏冉归来。对于嬴荡带兵东征之事,三人气愤又无奈。

樗里疾痛心疾首,“我看着大王从小长大,怎么就没看出他自始至终是个蛮人鲁汉!”嬴荡决定率甘茂、任鄙等人赴周朝一窥九鼎的真容。周人故意刺激嬴荡,说天下无人能举起此鼎。嬴荡不服,亲自尝试举鼎,在众人的喝彩声中,他被九鼎压倒,吐血倒地而亡。嬴荡举鼎而亡,芈姝悲痛欲绝。国不可一日无君,芈姝向樗里疾、甘茂商议,立魏长使之子丹阳君公子壮为国君。樗里疾却道嬴壮性情木讷懦弱,人云亦云,亦步亦趋,恐怕难以服众。

魏琰、魏颐向樗里疾打探立储一事,谎报魏颐已经怀孕。樗里疾惊喜,道继位之事自当慎重。芈姝担心嬴夫人手中的那份遗诏会惹麻烦,差甘茂派禁军将北郊行宫围困起来。嬴夫人拜托庸芮日伏夜行,务必按照嬴驷生前所托,尽快将芈月母子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