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在五婆的帮助下,搬到了西市一处偏僻的院落,院落主人贞嫂半疯半傻。原来,在战乱中贞嫂全家人都死了,贞嫂在儿子宝儿病死后就疯了,整天就跟院子里的鬼魂说话。芈月母子同情她的遭际,与她相依为命。五婆常来看望,当看到芈月整理的旧衣物时,大为惊叹,并指点她用这针线手艺赚钱。冯甲呈上年俸清单给芈姝,芈姝不满嬴夫人的开销大。冯甲问嬴夫人的年俸应该减多少,芈姝却道不用减了,停了便是,“我就等着她来找我。”

白起得知司马错和魏冉被嬴荡夺了兵权,打算替兄长魏冉出气。义渠王让白起带兵攻打秦国,每一场都要声势浩大,让秦国无一日安宁,届时,魏冉也可重新领兵。黄歇出使燕国,带来楚王的信函交予郭隗,商谈结盟之事。郭隗道,自当听从他与苏秦的话,竭力敦促易后与燕王尽早确立与楚国和其他诸国的联盟。黄歇打听芈月的下落,苏秦说起芈月的近况,道芈月母子已搬离驿馆,不知去向。郭隗这才得知芈月也是楚国公主,与芈茵本是姐妹。

问及离开原因,却是驿馆索价过高。黄歇怒问郭隗,“他们虽是质子,却并非街头弱小,怎可任人盘剥呢?”身着桃花绣服的芈茵从马车上下来,怒不可遏,只因田夫人、慕容夫人在春宴上抢了她的风头。对于易后夸赞慕容夫人的海棠锦衣是“桃羞杏让”一事,芈茵更是异常气愤。芈茵哭闹着要求郭隗为她伸冤报仇,惩治芈月和黄歇,已泄心头之恨。郭隗却笃定芈月母子的价值,打算以此来掣肘秦国。黄歇在集市上巧遇五婆,从她手中的绣品上,看出此物出自楚人之手。追问之下,五婆支支吾吾糊弄不过去,遂收摊逃走。义渠部落不断出兵搅扰秦国边境,樗里疾提议召回司马错、魏冉等人抗击义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