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觐见易后孟嬴和燕王,提出与赵、楚、魏、秦等国结盟立约,共同伐齐。燕王赞同,命郭隗照办。言谈间,苏秦提及在路上偶遇衣不遮体的芈月母子,道大王既然打算结盟就应该善待诸国质子,孟嬴责怪郭隗疏于照顾,“国相,我曾说过以礼相待,这又是怎么回事。”郭隗却归咎于属下疏忽、办事不周。孟嬴命他查明原委,切莫耽搁。

孟嬴留步苏秦,道出自己对芈月母子的矛盾心理,她本是恨芈月当年对苏秦的无情,现在看到他们遇上麻烦却念起当年情谊,心有不安。苏秦告诉孟嬴,自己当年在秦国不得重用,并非芈月所为,而是赢驷对朝臣的权衡之术所致。郭隗回府后问芈茵与秦国质子有何过节,为何一定要置他们于死地。还责备芈茵自作主张、干预朝政。芈茵又哭又闹胡搅蛮缠,逼得本想问明事实真相的郭隗作罢。孟嬴查出为难芈月的人正是国相夫人芈茵。

但考虑到大局,暂不能得罪郭隗,只好想别的办法帮助芈月。芈月几人艰难度日,除了手抄的没有卖掉的书卷,已经一无所有。一位西市的牙婆找到芈月,自称为五婆,说有位陶老爷偶然买到芈月手抄的书卷,甚是欢喜,他想让芈月帮忙抄录有关婚姻礼仪方面的士昏礼,送了大量的钱财、粮食和炭火。五婆嘱咐芈月士昏礼要得急,半月之内务必送到陶老爷府上。香儿为难道时间仓促,因为手头没有书籍,所抄书卷全靠芈月默出来。

但为了生计,芈月却承诺半月之内一定默出来。送走五婆,芈月几人欢天喜地。赵臣窥见到,将之禀报给了芈茵。芈茵听说有人帮衬芈月,十分生气,命赵臣瞒着郭隗,将芈月从驿馆赶走。秦国朝堂之上,嬴荡羞辱魏冉,魏冉被孟贲打得口吐鲜血。将军司马错眼见爱将受辱,气愤之至,直接申请卸甲归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