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点烧毁的物件时,芈月发现装着金钱和珠宝的匣子不见了,明白是有人故意纵火,偷走财物以断他们的生路。惠儿跑出去找韩伍,香儿问芈月要不要报官,芈月道只怕是报官也没有用,若没有有权有势的人撑腰,他们不会有这样大的胆子。芈月和嬴稷等人住进四面透风的陋屋。韩伍跑了,新来的驿丞赵臣不但不帮芈月安置住处,反而恶言污蔑香儿,“都说你们秦人是虎狼之邦,秦人是虎狼之性,没想到你一个小小妇人竟也如此蛮横无理!”

易后的仪仗路过集市,芈茵的侍女菱儿将芈月抵达蓟城的消息悄悄告诉了孟嬴的心腹青青,青青将此消息告诉给了孟嬴。孟嬴迟疑,她一方面仍介怀当年的苏秦之事,一方面惧于来自秦国芈姝的压力,最后决定暂时装聋作哑,不见为好。国相郭隗告知孟嬴一喜事:东周士子苏秦近日要来燕国。孟嬴又惊又喜。香儿打听到果然是驿丞赵臣处处为难他们,并见他经常出入国相府。

芈月决定想办法去见一见郭隗。芈月就遭到驿丞为难之事质问郭隗,“眼下境况,不知是易后心中没有母国,还是国相大人纵容手下故意为难秦国质子?”郭隗却推卸责任。芈茵假借孟嬴和燕王之名,召见芈月母子,想尽一切手段羞辱他们,道他们已到了穷途末路,易后已视他们为敝履。芈月知晓了被驿丞为难之事全都是芈茵的报复,道,“依仗权势,狐虎之威;一手遮天,难掩天下之目。”

芈茵让赵臣带来从刚刚冻死的乞丐身上扒下来的衣裳给芈月母子穿,芈月叫她放过嬴稷,芈茵却道除非芈月下跪承认自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贱人。香儿、惠儿在门外等着芈月母子出来。芈月和嬴稷衣着单薄地在大雪中艰难行走,蓬头垢面,衣不遮体,苦苦挣扎,碰巧遇到刚刚抵达燕国的苏秦搭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