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骊道这就回义渠把东鹿公主送回娘家,让芈月掌管他的后宫。芈月笑他没变,还是以前的那个义渠王,就连打劫的方式都一样。翟骊道芈月仍是他心中的月公主。芈月感激翟骊的真心,但她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从此不再依靠男人。翟骊最终妥协,道若是芈月有一天需要他,只管往义渠的方向招手,届时他纵马即刻就到。

马车上,香儿等人惊叹翟骊送的大量财物,葵姑道义渠王真是雪中送炭。嬴稷问芈月世间之物有什么不能偿还,芈月回答,是情分。大雪纷飞,严寒难耐。芈月、嬴稷一行终于抵达燕国的蓟城,入住驿馆。芈月道用不了多久,易后孟嬴就会知晓他们到了的消息。冰天雪地的气候令众人感到不适。惠儿病了,芈月前去探望。香儿告诉芈月,听医者道惠儿只是受了风寒,多吃几服药就好了。芈姝的人送了许多财宝给国相夫人,并交给她一封信。

这国相夫人竟是芈茵。原来,因黄歇逃婚,芈茵数年前嫁给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国国相。芈茵看信后对来人道,“姝妹妹真是有趣得很,劳烦你回去转告惠后,这事我一定办得妥妥的。”听说芈月等人成为了自己手中的质子,芈茵顿生恶毒之心。她扣下了杜锦交递的国书,决计实施报复。芈月花重金给驿站的驿丞韩伍,让他帮忙给孟嬴送信;芈茵也找到了韩伍,没收了信并烧毁。芈茵对韩伍道钱财有用,脑袋更有用,若是脑袋没有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韩伍哆嗦着说一切只听她的。芈茵让他只管收芈月的钱,不许传递消息,并随时汇报芈月的行踪。深夜,韩伍派人在芈月母子居住的房间里放火,芈月几人生死攸关。就在大家急忙逃命的时刻,葵姑为了取回给嬴稷新做的寒衣,被严重烧伤,最终,在芈月和嬴稷的呼唤声中永远闭上了双眼,与世长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