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夫人赶到。嬴驷道,“如今,寡人真的老了,要先姐姐一步而去了。”嬴驷自知时日不多,将亲笔拟定的一道帛书托付给嬴夫人。穆监取帛书时,被冯甲看到。嬴夫人看了帛书后不解,嬴驷只道以后全靠姐姐拿这道诏书平定天下。众妃嫔和公子们跪在嬴驷床前,嬴驷嘱咐嬴荡将来作为大秦之主,当一切为大秦江山之利,并让嬴荡起誓有生之年绝不会出现兄弟相残之事。遂命樗里疾宣旨由嬴荡继位。嬴驷单独召见芈月,道他一生处事决断,唯独在芈月和嬴稷的事情上处置得拖泥带水,心猿不定。芈月道臣妾会尽心照顾好稷儿,大王就不要再为此焦虑了。

弥留之际,芈月哭泣着为嬴驷最后一次吹奏凤萧,声声哀戚。嬴驷在与芈月的诸多回忆中合眼。公元前311年,秦王嬴驷去世,谥号为秦惠文王。嬴驷死后,由太子嬴荡继位,史称秦武王。冯甲禀告芈姝,自己曾看到穆监将一样东西神神秘秘交给临终前的嬴驷,怀疑是一份遗诏,并断言诏书一定是对芈姝和嬴荡不利的。芈姝遂命冯甲查出遗诏的去处。冯甲在穆监的绿豆汤里下药,逼他说出遗诏的去处,穆监宁死不吐口,“做梦去吧!既然我的天寿已尽,也该随先王去了。”冯甲叫人来屈打成招,没曾想穆监竟拔剑自刎。穆辛前来看见,悲痛之余,怒骂冯甲,却被冯甲所刺身亡。

芈姝召见芈月,当面烧了嬴驷分封嬴稷去巴蜀的遗诏,并命芈月交出另一份诏书。芈月感叹这些年来看错了人。芈姝却道,“妹妹笑话,其实是我看错了你。”芈姝责怪芈月在诸子争夺储位时,推荐嬴华做太子,而对嬴驷多年宠爱芈月母子,芈姝更是耿耿于怀,芈月泰然道,“你想要害人,何需要讲出这些个害人的理由。”芈姝担心芈月母子留下来会对她和嬴荡造成威胁,打算赐死芈月母子。芈月道,新王江山还未坐稳,作为母后就大开杀戒,会遭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