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荡与魏颐成婚。魏颐拿出嬴荡赠送的玉佩,嬴荡道,“颐儿与我心心相印,此情永昭,日月可鉴。”军报蜀中局势紧张,蜀相陈庄谋反,蜀侯嬴奂被杀。嬴驷与众臣议事,司马错、张仪、庸芮主张即刻收复蜀国。张仪提议选拔出身边有人辅佐的公子前去,定会再无后患。唐夫人痛失爱子嬴奂,伤心欲绝。

卫良人劝其要节哀,樊长使和芈月也劝她要保重身体。甘茂告知芈姝,张仪向嬴驷推荐嬴稷去巴蜀,司马错与庸芮等人也在一旁附和。芈姝道既然太子已立,大王若想分封巴蜀给公子稷,那就由他去吧。甘茂却道不妥:司马错他们辅佐公子稷,若是能再次平定巴蜀,那儿天高皇帝远,极易形成国中之国,与太子对抗。嬴驷咳疾多日不见好,芈月熬了贝母百合粥送来。嬴驷对芈月道,“你熬的粥,定比太医院的药汤子管用。”因之前的多次口角,嬴荡故意羞辱嬴通,命人将他强行押回自己宫中,百般折磨。

嬴荡对嬴通道,“我不仅当上了太子,还娶了颐公主,想必这个定让你痛不欲生吧?”嬴荡甚至扬言他日做了大王,要封嬴通为“如厕君”……嬴通遭毒打,心中委屈愤恨之极。樊长使到椒房殿请芈姝给儿子留条活路,芈姝却道嬴荡对兄弟一向很亲的,还责怪樊长使太过娇宠嬴通。侍女来报,说嬴通已上吊自尽。樊长使晕死过去。嬴荡自知有罪,在承明殿殿外下跪谢罪。嬴通死后,樊长使蓬头素缟求见嬴驷,供出了当年的杀人蜂之事不是意外,而芈姝就是杀人蜂的元凶,只是自己当时因为懦弱刻意隐瞒了真相。嬴驷大怒,命穆监即刻查封椒房殿,将一切有干系之人交内府审问。芈姝怀疑此事的背后主使是芈月,担心侍女珊瑚会出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