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芈月不会再追究自己,芈姝让珍珠把那个作为证据的衣服赶快烧掉,一丝灰烬也不要留。樗里疾看望嬴荡,芈姝道,“天见犹怜,荡儿总算是死里逃生。”樗里疾嘱咐嬴荡好好养伤,日后教他学习兵法。葵姑问芈月,不解为何嬴稷说“来日”在巴蜀。

芈月解释道,“巴蜀与楚国水路相通,若稷儿分封在巴蜀,我们就有机会派人去楚国,让戎弟也去巴蜀,一家人得以团聚。”芈姝为分封藩地的事上书嬴驷,嬴驷交给樗里疾去做安排。魏琰看出芈姝想借机让嬴驷把有意和嬴荡争位的公子都封出咸阳,道,“王后越发心思缜密,此举就没有人跟她的儿子争太子之位了。”魏琰又道她的亲侄女魏颐已经启程多日,无论是在魏国还是秦国,魏颐都是无出其右的绝世佳人。芈月告诉芈姝,嬴稷不会与嬴荡争储,并让芈姝帮忙把嬴稷分封到巴蜀,远离秦宫,“我希望你我仍是姐妹,稷儿和荡儿仍是兄弟。”

魏琰找来侄女魏颐媚惑嬴驷,以达到让嬴华留在咸阳的目的。嬴驷在园子里偶遇魏颐,魏颐道在此处采摘黄花煮汤以缓解姑母心口疼之症,并出言口无遮拦,论嬴华在众公子当中出众,而嬴驷却对魏琰刻薄寡恩。适逢嬴夫人在酿桂花稠酒,嬴驷前来就分封之事询问嬴夫人。嬴夫人道,“分封之事是不是立储先兆,全凭大王您的心意。虽说储君该与分封无缘,但是诸国的公子中先分封后立储的并非没有先例。”

嬴驷与樗里疾谈到分封之事,樗里疾认为巴蜀之地,可派嬴稷去经营再合适不过。芈姝叫嬴驷来看嬴荡新练的拳法,并试探嬴驷是否对魏颐有意,嬴驷不悦。嬴驷与芈月谈到了分封,芈月求嬴驷把嬴稷分到蜀地。此话与樗里疾所谈不谋而合,嬴驷对芈月想离开秦宫的心思感到失望与愤怒,拂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