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长使正为嬴荡喝了自己酿的米酒而苦恼,道若是嬴荡过不了这一关,大王必不会放过嬴通。采葛道,“又不是咱们公子给他喝的,是他抢的。”嬴通告诉母亲,“我们可以辩白,孩儿亲眼所见杀人蜂是被人故意放在那儿的。”樊长使一番询问,终究明白了杀人蜂真正的目标该是嬴稷,是王后动了要害人的心思。怕惹来杀生之祸,樊长使叫嬴通和采葛把嘴闭紧了。芈月正查看蜂巢,偶遇樊长使。

樊长使见到芈月,话里有话,小心地提醒她此事或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道“上天垂怜,嬴稷虽没有遇害,但妹妹以后也要留意有些人。”嬴稷的衣服被人捡到,穆辛道嬴稷之所以会被杀人蜂伤害,跟这件衣服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告诉芈月,杀人蜂最爱追逐三种人:醉酒的人,穿鲜艳衣裳的人和身有香气的人。“公子荡占了头一种,咱们公子却占了后两种。”芈月思前想后,终于猜到这一切都是芈姝的圈套。见嬴荡昏睡,情况越发不好,芈姝伤心欲绝,道“我自作自受,自取其祸,都是我的错。荡儿是在替我受罪,是我该死啊。让我去死吧。”穆辛正给香儿惠儿讲述儿时见杀人蜂大战蜘蛛王的过程,芈月碰巧听到,命女医挚带人连夜飞马出宫寻找草药七叶一枝花。女医挚终于带回了草药,救了嬴荡和葵姑一命。

葵姑对芈月道,“人的寿命都是有定数的,姑姑原打算不用活那么久,不知为什么上天竟不肯收我走。”芈月回答,“姑姑烧未退尽,所以在说胡话。月儿和稷儿都舍不得姑姑,还有戎儿和小冉。”芈月去见芈姝,质问她为何要起杀心,“果然是你。为什么是你?”芈姝道是嫉妒她和嬴稷受宠,“除了你,大王眼中还有谁,除了你的儿子,大王眼中还有哪个公子?”为了嬴荡的储君之位和前途,她只能如此。二人争辩,芈姝却道,“眼下是你救了荡儿,我谢你。你若想去大王那儿出首我,我全无怨言,但只要为了荡儿,我不惜这条性命。”芈月决意把此事隐瞒下来,因为她不忍心伤害芈姝,更不想嬴荡没了娘亲。葵姑却道大恩即大仇,总有一天芈月会为今日的善良而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