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姝患病,秦王看望。芈姝称公子荡好武,公子稷喜文,求秦王安排公子稷和公子荡一同学习,秦王应允。魏冉看望芈月,希望芈月在秦王面前进言,答应让司马错伐蜀,芈月却道自己谁也不帮。芈月询问白起的近况,魏冉道白起天赋异禀,战无不胜,对白起大加赞赏。魏冉偶见宫中蜂巢,询问得知是秦王为医治芈姝之命,特意从蜀地搬运而来,故心生好奇,芈月却称这是自己命秦王运来。

魏冉追问芈月的动机,芈月直言怀念同芈姝一起在魏国的时光,并感激芈姝对公子稷的关心,魏冉依旧不解。朝堂之上,群臣对攻秦和伐蜀争论不休。张仪建议伐韩,认为应当先与魏楚结盟。群臣反对,认为此乃张仪公报私仇之举,并极有可能与各国为敌,秦王听完群臣发言犹豫不定。秦王敦促公子稷、公子荡看书,却发现公子荡不在书房。秦王发现公子荡的功课潦草不堪,心生愠怒。正值此时公子荡玩耍归来,秦王对其加以斥责。

公子荡为自己辩护,认为攻打天下只需武力,不需文韬,秦王却循循善诱,让公子荡勿要做空有气力的武夫。秦王留下韩蜀之争的论题,让公子稷和公子荡准备后对攻韩或伐蜀各抒己见。大殿之上,公子荡按照芈姝所教,发表应该攻韩的言论。公子稷侃侃而谈,认为应当攻蜀,并成功辩赢公子荡。芈月和芈姝在一旁看得一切,芈姝心生不悦。秦王让公子稷和公子荡前往四方馆广听策士言论,并最终决定攻韩或伐楚。公子荡见多数人支持攻韩,故人云亦云。正值公子稷思考之际,张仪前往,并以蜜豆诱骗公子稷支持攻韩,岂料公子稷却不为所动,并最终投了伐蜀。秦王询问公子稷支持伐蜀的原因,公子稷道此乃出其不意的做法。若是人人皆知的路数,敌人也一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