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驷和众臣正在谈论函谷关的战事。公子华呈上由俘获的韩国工匠研制的新型弩机,穿透力强,射程很远。众人皆赞其厉害。嬴驷道,果然是好东西,难怪都说,天下弩机皆自韩出。穆监禀报嬴驷,芈月和芈姝拿着孟嬴的书信前来求见。嬴驷看过大公主的“求救信”后,立刻召见苏秦验证真伪,苏秦以孟嬴的玉佩为信物。众人从苏秦口中得知孟嬴母子被燕国相国子之所害,此时生死攸关。

嬴驷怒道,燕王昏庸,子之大胆,岂有此理!嬴驷为孟嬴母子而心忧,芈月建议嬴驷可派一支轻骑乔装潜入韩国,接回孟嬴母子,如此一来,凭借易后和公子职,燕国未来就可操纵在嬴驷手中。这个想法得到嬴驷的认同,打算派魏冉奔赴韩国。芈姝感叹,大王的心思只有芈月能猜透,并感伤自己:纯良二字说来好听,实则无用;大王要的,是懂他的人。芈月和嬴夫人在门外等候。孟嬴被接回秦国,但儿子公子职却在途中被赵国劫走。孟嬴求嬴驷救回儿子,嬴驷拒绝,让她以大局为重,孟嬴心碎离去。嬴驷怒摔桌子,其实他也想救人。

芈月为孟嬴感到可怜,对葵姑道,不愿意这这样一个四方天地里,由他人摆布自己的命运。孟嬴带着财物去见苏秦,感谢他千里传书。苏秦却拒绝收下,孟嬴不由对其另眼相看。芈月借儿子嬴稷之口替孟嬴向大王求情。芈月对嬴驷道,趁着函谷关大捷,让孟嬴母子团聚。嬴驷以“国家大政顾不得儿女私情”为由拒绝,但最终被芈月的学识、眼界和智慧打动,道定会派人出使赵国。看出了孟嬴对苏秦的心意,芈姝对孟嬴话里有话,有意挑拨孟嬴和芈月的关系。苏秦的策论一直石沉大海,没钱交房租,只好把唯一的貂裘给了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