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监禀报嬴驷,王后送来了陪嫁清单,她派人自查从楚国陪嫁过来的嫁妆,并下令让她的媵侍们也清仓查库。嬴驷道芈月初嫁时,囊空如洗,免了对芈月的搜查。穆监带人去搜查孟昭氏的嫁妆,发现了一封她与中行期勾结的“家书”。祸不单行,芈姝怕被牵连,素衣赤脚去宣室殿请罪。孟昭氏被赐死。早春了,芈月从汉中移栽过来的梅花开得好,芈月采摘它们给各宫夫人送去,沾沾喜气。

苏秦来到秦国称有要事求见嬴驷,却被侍卫拒之门外,让他用策论来说话。魏琰探访芈月,送来白狐裘衣做谢礼,自称是礼尚往来。芈月拒收。魏冉回咸阳见芈月,姐弟二人几年不见互诉衷肠。芈月叮嘱魏冉,孙子兵法十三篇是大智慧,魏冉道已经把它缝在贴身衣物内,时常向这随身不离的先生请教。魏冉离去,芈月略有惆怅,秦王让其到承明殿帮着挑选分拣策论,以对她安抚。芈姝打算把威后给的陪嫁玉佩送给嬴稷作为两周岁之礼,珍珠和珊瑚对此十分不满。芈姝斥责她们,道对芈月应知恩图报,出去外人面前提到芈月更要恭恭敬敬的。芈姝又道,冬天过去了,已经开春了,把眼睛放亮,到处都是机会。

芈姝求见嬴驷,自言想与芈月一起翻阅策论,为国家分忧,“大王珍重才学之女子,臣妾作为大王之妻,理应不耻相师,研读策论,提高学识。”嬴驷答应,“寡人自当成全。王后你与芈月共同研读策论,定能相互切磋,相倚成强。”芈姝与芈月一起翻看策论。芈姝就“颜氏之儒”请教芈月,芈月悉心讲解。芈姝乏了,命珍珠去给二人烹茶。芈月竟在苏秦的策论中发现了孟嬴的书信,颇为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