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歇打算离开咸阳,并让芈月同自己一起离开。芈月因顾及腹中孩子而迟疑不决。黄歇直言愿意保芈月母子一世平安,芈月终于答应。玳瑁从宫女处打听到芈月将会离宫出走的消息,芈姝听后心生不舍。葵姑为芈月打点好出宫的包袱,临走之前,芈月却突然感觉腹中胎动。芈月由此联想到秦王,终不舍离去。黄歇备好马车在宫外苦苦等候,却始终不见其人。黄歇明白芈月最终的决定,故欲只身离开秦国。

穆监拦住黄歇,称秦王有意约黄歇见面。黄歇如约而至,秦王劝黄歇留在秦国为秦效力,黄歇却执意回国辅佐屈原。秦王不再强求,继而让黄歇劝楚王勿要与秦国为敌,并对饮为黄歇践行。玳瑁见芈月并未出宫,心生疑惑,芈姝却略觉失望。秦王回宫,见芈月正在替自己整理书柬。秦王心生爱怜,并回忆起同芈月初见的往事,如数家珍,历历在目。芈月听后感动不已,又忆起今日同黄歇的分别,心中情感错综复杂,不仅潸然泪下。

张仪偶遇芈月,芈月称自己有一事不明,质问张仪为何要把自己和黄歇约在四方馆。张仪称此事并非自己所为,芈月顿起疑心。秦王为查阅备战的兵器而暂住宫外,并将后宫之事全权交与芈姝打理。恰巧此时女医挚在街头遭遇恶霸袭击,芈姝把陪嫁的艾姑姑换来照顾孕中的芈月。孟昭氏在花园偶遇魏琰,魏琰故意同其寒暄。魏琰声称自己有补血养颜的秘方赠予孟昭氏,并邀请孟昭氏到自己宫中详谈。玳瑁将陪嫁带来的百宝匣交与芈姝,匣里装着从楚国带来的各种神药。芈姝吃完其中的一种安神药,夜夜睡眠香甜。芈月喝下艾姑姑煎的草药,夜里腹痛难忍。葵姑让人寻找艾姑姑,却突然不见其人。葵姑见芈月临产在即,前往芈姝寝宫找人求助。玳瑁以芈姝正在休息为由不予理睬,葵姑大闹不止,玳瑁却命人将葵姑捆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