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歇在街上等女医挚的回音,却始终未见其人。张仪在街上偶遇黄歇,劝其放弃,黄歇不予理睬。秦王为芈月在宫中建造少司命像,孟昭氏因嫉妒此事而在芈姝面前挑唆,芈姝训斥孟昭氏,并表现出一副并未将此事放在心里的姿态。芈姝得知秦王安排芈月入住唐夫人的清宁殿,认为芈月见外,心生龃龉,故特意请芈月来到椒房殿,让芈月帮忙布置宫中一偏房,以此来测试芈月的态度。

芈月明白芈姝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葵姑面前感叹二人关系开始生疏,顿觉心寒。芈姝求见秦王,恳请秦王下令让芈月搬至自己的椒房殿。秦王以公子荡和公子壮年纪尚小,需要操心照顾为由婉拒。芈姝继续以理争取,秦王应允。玳瑁受命去宫外为公子荡买木头小人,却得知已经卖完。黄歇在街头询问女医挚送信之事结果如何,女医挚却称自己已将书信烧毁。不仅如此,女医挚还告知黄歇芈月已怀有秦王的孩子,劝黄歇忘记过往,黄歇心碎至极。黄歇和女医挚在街头窃窃私语一幕恰好被玳瑁看见,玳瑁将黄歇存活之事告知芈姝。玳瑁认为这是把柄,芈姝却劝其勿要轻举妄动。

芈月搬进椒房殿中居住,芈姝前去探望。芈姝回忆往事,亦在无意中提及黄歇,芈月失落不已。芈姝继续以话相试,芈月终表示出对黄歇的一片思念之情。芈姝安排景氏去承明殿侍奉秦王,并让其带去自己亲手熬制的粥。秦王因喝了粥而对芈姝惦念非凡,改变主意决定去椒房殿。玳瑁故意向孟昭氏散播黄歇存活,且已来咸阳寻找芈月的消息。孟昭氏心怀鬼胎,蠢蠢欲动。一陌生宫女告知芈月黄歇未死,且住在咸阳,芈月心绪不宁。待宫女走后,芈姝恰好赶至,并看出了芈月神情恍惚。芈月自称身体不适,并即刻回宫休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