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宣芈月侍寝,芈月表现出不情愿。秦王称芈月倔强,芈月却不愿改变。秦王得知芈月整理芈姝的陪嫁书简即将完工,让芈月来承明殿为自己整理书简和奏章,芈月应允。秦王称次日是七月初一,要芈月着男装陪自己外出,却不告知要去何处。芈月好奇而充满期待。黄歇得知庸芮要进秦宫,让庸芮带自己进入,庸芮答应,并带黄歇前往四方馆。黄歇暗中打听芈月的消息,却被庸芮发现。恰巧秦王亦携芈月前往四方馆,芈月见四方策士在此云集,甚为欣喜。并就治国学说同芈月辩论。

秦王见芈月颇有兴致,答应芈月每月初一十五可着男装至此处。芈姝获得从楚国送来的书信,得知威后去世的消息。芈姝、玳瑁二人悲伤不已,并在宫中祭奠,芈月却并未前来祭拜。芈姝打开自己出嫁时的陪嫁清单,感慨威后对自己关怀备至,并悲从中来,玳瑁亦悲痛欲绝。芈月和葵姑谈论威后之死,芈月称自己仍然对威后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依旧记恨威后。公孙衍从密报中得知符节两年前已被庸芮获得的消息,疑惑秦王对自己的态度并未改变。再三思忖过后,公孙衍担心自身安危,决定离开秦国投奔魏王。樗里子拦住公孙衍潜逃的马车,逼其下车。公孙衍谎称自己只为远行,樗里子却斥责公孙衍首鼠两端,欲将其抓回。正值此时,穆监携秦王口谕赶到,道秦王不仅有意放过公孙衍,更赐予千金送行。公孙衍感激秦王的恩情,跪谢之后离去。

樗里子质疑秦王为公孙衍送行的举动,秦王却称君臣一场,自己于心不忍,亦不愿被天下人认为不识人才,樗里子赞其圣明。公孙衍出逃魏国后,秦王即刻下令抓捕宫中与魏国有牵扯之人。魏长使殚精竭虑,去找魏琰商议对策。魏琰称自己的符节已然不在,一定自身难保,让魏长使替自己照顾嬴华,并对魏长使讲起一同长大的故事。魏长使动容,悄悄将自己的符节放于魏琰宫中,欲代其赴死。穆监来前往魏琰寝宫寻找符节,因魏长使的帮助魏琰躲过一劫,魏长使却身陷囹圄。芈姝见魏琰失势,感慨自己与母国同存亡,玳瑁则劝其利用此次为太子之位考虑。魏琰赤脚披发求见秦王,让魏王赐罪于自己,勿要伤及无辜,秦王不予理睬。嬴华见母亲失势,让芈月在秦王面前说情,芈月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