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看望芈姝,告知芈姝张仪出主意在四方馆设竹签筒来决定大臣席位之事,芈姝认为此乃以国事做赌注,持鄙夷态度。秦王却称芈月定会对此事感兴趣,并直言芈月、芈姝二人性格迥然不同。芈姝听闻此言,心中落寞。芈月得知孟嬴因燕王求亲之事寝食难安,故前去安慰。芈月加以劝说,并让其找嬴夫人说情,孟嬴照做。孟嬴求见嬴夫人,嬴夫人将其带至僻静处,让其尽情哭泣发泄。孟嬴恳求嬴夫人去秦王处说情,嬴夫人却告知孟嬴君王向来狠厉果决,杀伐决断间毫不迟疑。这既是君王的义不容辞,亦是君王的无可奈何。孟嬴继续苦苦哀求,嬴夫人却道既然身为公主,一切都不能以个人好恶来做舍取。事已至此,一切都毫无退路。

芈月得知嬴夫人让孟嬴认命,甚为不解。嬴夫人却道江山和真情不可兼得。芈月称赞嬴夫人大彻大悟,嬴夫人却希望芈月永远不要有这种彻悟。孟嬴拜见秦王,称自己已经想通,答应行使公主的职责。秦王欣慰,对孟嬴讲述自己第一次上战场,却依旧义无反顾之事,让孟嬴为了秦国的社稷而牺牲自己。孟嬴想通一切,向芈月告别,并赠予便利其出宫的令符。黄歇在街上闲逛之时,见一妇人为了买鸡而与卖鸡之人争执。黄歇为了赚得充饥的米糕,上前出计帮忙,这一幕却恰好被庸芮瞧见。庸芮欣赏黄歇的聪明才智,留其在庸府常住。黄歇以自己来秦国只为寻人而婉拒,并化名黄欠。

黄歇向庸芮打听芈月陪芈姝出嫁之事,得知芈月已经进入秦宫,在惊讶之余却并不相信。孟嬴出嫁燕国,秦王、嬴夫人、芈月送行。秦王见孟嬴郁郁寡欢,心中也不是滋味,故前往北郊行宫同嬴夫人抒发心中苦闷,嬴夫人以理相劝,秦王宽慰。芈月同葵姑聊起魏冉随司马错从军之事,对魏冉赞不绝口。秦穆来访,告知芈月今晚秦王宣芈月侍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