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因大监帮助躲过一劫,芈姝与之交谈,芈月道自己已想起当日义渠王手中所握符节上的字是“魏”,并想向秦王告发。芈月求见秦王,告知自己已想起符节之事,秦王只道芈月可能记忆错乱,不愿因此多生事端。芈月继续坚持,秦王一怒之下将之撵走。不仅如此,秦王担心芈月不知进退,让大监多为留意芈月的举动。芈月却甚为不解,并告知芈姝。芈姝得知后劝芈月今后勿要莽撞行事。

公孙衍一向视张仪为巧舌如簧的小人,并想利用张仪贪财的个性,让魏琰重金请求张仪在秦王面前美言,让秦王立嬴华为太子,魏琰照做。芈姝听闻魏琰收买张仪为立太子之事做说客,找来芈月商量对策。芈姝有意照葫芦画瓢,以钱财贿赂,芈月却道钱财未必一定有用,请缨亲自去见张仪。芈月携木樨花、茱萸子为礼拜见张仪。言谈之间,张仪提起当日芈月因符节之事告发魏琰,并奉劝芈月勿要鲁莽,应顺其自然,借力打力。

芈月亦顺势聊到近日立太子的传闻,并直言已听闻魏琰有心收买张仪,劝张仪不要帮错人。张仪明白芈月言下之意,出价五千金为破坏秦王立嬴华为太子的报酬,芈月审度之后答应。朝会之上,公孙衍及其党羽果然向秦王提起立嬴华为太子之事,忠臣附议,只张仪一人反对。秦王问其原因,张仪道一来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过早立太子容易让其他皇子懈怠;二来秦王后尚未生子,若等秦王后生下嫡子再商议立太子之事更为妥当。司马错和樗里子认为张仪言之有理,秦王权衡之后亦决定暂且搁置立太子之事。

芈姝得知秦王暂且放下立太子之事,心中大喜,夸赞芈月。魏琰在意外之后却并不生气,看出了张仪的实力,有意将之纳入麾下。嬴华求见魏琰,魏琰为嬴华不平,嬴华却声称自己一向看淡太子之位。芈月亲往答谢张仪,二人促膝而谈,张仪告知芈月当下乃大争之世,不争则亡,芈月则道张仪是在借礼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