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王后的遗物送回魏琰和魏少使的宫中,魏琰和魏少使愤怒,找其他嫔妃商议对策。虢美人等人随声附和,说“怎么能让她们这样欺辱我们,定要让她们知道谁才是后宫之主。”“就是就是。”魏琰叫唐夫人、卫良人和樊少使说话,三人敷衍过去,唐夫人说认命,樊少使说“有身孕身子乏,这件事该怎么办夫人说如何就如何吧”,而卫良人却说“后宫是大王的后宫,自然只有大王做主”。

芈姝打赏穆监,向他请教为何唐夫人没能主持后宫。穆监说唐夫人虽然自从大王还是太子时就服侍左右,但是向来不得宠,大王真正倚重的人其实另有其人,她就是嬴夫人,长姐如母,姐弟情深。芈姝问,“依大监看,我是否应该抽时间去探望她?”穆监回答,嬴夫人喜清净,不去也罢。嬴夫人处,有人通报庸芮来了。嬴夫人大喜,原来庸芮竟是嬴夫人的男宠。她让庸芮吃梨,并说即使送梨那也离不了,“有你一日我便高兴。”黄歇跌落悬崖后又落入水中,幸被一对养蜂夫妇所救。

黄歇醒来后发现自己完全失忆了,听闻老伯说自己是在秦国获救,误以为自己是秦国人,也忘记了自己是谁。芈月从卫良人处得知宫中每位嫔妃都有一块铜符节用于通关,她想起之前被义渠人劫走时曾看到过同样的东西,于是和芈姝一起去向嬴驷禀报。樗里子怀疑公孙衍与魏琰勾结义渠王,嬴驷命众人暂不要声张。芈月用泥巴捏制符节,意图借此找出真凶。虢美人禀报芈姝,说宫中有人偷做符节,应处以车裂之刑,芈姝不知有诈,随虢美人一探究竟,却来到了芈月的蕙院。芈月捏制符节时,回忆起义渠王手中的符节上刻有“魏”字。虢美人等人赶来,但前一刻芈月的符节全被穆监打落水中毁掉。芈姝转而罚虢美人禁足一月面壁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