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典礼上,众人观看秦人武士之舞,芈姝看得认真,颇感惊讶,称赞其勇武,说“舞蹈的舞和勇武的武乃为同源。”魏琰就歌舞之事故意向芈姝挑衅,针锋相对,火药味甚浓。芈姝初来乍到处于下风,幸得芈月口齿伶俐,巧言善辩,并自请呈上楚国山鬼之舞,机智解围。姐妹二人相视一笑。大婚之夜,大王将代表王后身份的玉玺交与芈姝,嘱咐芈姝主持后宫。芈姝说,大王恕罪,较之玉玺,她看得更为珍重的还有一物,就是大王对她的真心。大王说定不负她,还希望她做好后宫表率贤惠克己,能给他一个和睦的后宫。芈姝对大王说,定不让大王受后宫纷扰。二人相拥。

芈月三人正跪着门外:依礼,头三日媵女陪嫁守夜。孟昭氏和景氏就“谁守上半夜下半夜”而争论,“上半夜,大王必是与王后欢好;下半夜,谁守夜谁得便宜。”芈月挑选了两个贴身丫头,对葵姑说自己认为用人的标准,“伶俐管用自然是好,忠厚老实更重要。挑人只要一条,就是心里头干净:做事情拙,我可以教她,但是做人拙,就是教不好的。”大典之后,芈姝准备打赏后宫嫔妃,想多给些礼品给魏琰。芈月却认为这样做反而让人猜测芈姝畏惧魏琰,落人话柄。二人分析了后宫形势,芈姝决定打赏之物一视同仁。

芈姝携芈月在椒房殿一一见过众嫔妃,并叫魏琰引荐,分别是唐夫人、卫良人、虢美人、魏少使和樊少使等人。魏琰故意提起此处曾是先王后的旧居,竟然打算带领众嫔妃祭祀她姐姐先王后,以此羞辱芈姝,被芈月反驳。魏琰用先王后遗留的残破茶杯给芈姝献茶,芈月故意打碎茶杯,魏少使指责此举冒犯故人。芈月认为,魏琰等人不应随意用先人之物给新王后敬茶,不敬在先。赏赐时,果然魏太使有意为其姐说话,意指芈姝打赏魏琰的礼品少了,问王后有没有觉得不妥。芈姝说没有什么不妥,后宫是大王的,赏赐的多与少,大王和王后随意,而不是别人讨要的。

嬴驷驾到,芈姝请求大王将椒房殿里先王后的旧物全部赐给魏氏姐妹,遂了她们“睹物思人”的心愿,魏氏姐妹的脸色白了又青。清凉殿内,姝月相谈。芈月说魏琰的势力虽然盘根错节,但也不是牢不可破,她建议芈姝借锦缎丝绸多与唐夫人、卫良人等多走动走动。芈姝再次问芈月是否愿意与她一起服侍秦王,芈月拒绝。她离开后,玳瑁认为芈月的风头盖过了芈姝,趁机挑拨,被芈姝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