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唐台内,威后严审夜明珠被盗之事。芈茵诬赖芈月,颠倒黑白并言之凿凿。芈姝见局势不妙,为救芈月而谎称是自己将夜明珠偷走。威后不肯善罢甘休,夜明珠之主南后却摆出一副仁慈之态不再追究,威后无奈之下只好作罢。芈茵心有不甘,私下继续煽动威后惩治芈月,威后怒而斥之,并称自己早已看出个中真相,以及其嫉妒芈月为黄歇所爱之事,并奉劝芈茵不要胡作非为。

一日,芈茵拦住芈月去路,威胁芈月远离黄歇。芈月深感芈茵愚不可及,故意告知自己同黄歇情投意合,芈茵气急败坏。为泄私愤,芈茵再次拜见威后,告知芈月帮助芈姝同秦王幽会的消息,证据则为芈姝房中的男子手帕。威后怒发冲冠,派人搜查芈姝房间,果然证据确凿。威后怒斥芈姝不守礼仪、自甘堕落。芈月出言维护芈姝,并大力称赞秦王。威后迁怒于芈月,下令杖责芈月,并将芈月禁足月华台。魏国为讨好楚国而向怀王献上一绝色美人,怀王大喜并暗中将魏美人赐居宫外的章华台,时时探望,宠爱非常。靳尚拜见南后,南后坦言怀王多日未来自己寝宫。靳尚道自己有解决之策,并向南后献上千岁九尾天狐之骨所刻的玉石。

原来这玉石大有玄机——只要同烛火接触,玉石便能溢出甜香,有助于男女之情。南后继续追问靳尚怀王多日不来见自己的原因,方才知道怀王宫外藏娇之事。魏美人独承怀王荣宠,但是却长居章华台内,与世隔绝,故常觉百无聊赖。听闻章华台附近有一废旧许久的月华台,为遣无聊魏美人打算赴月华台走动。威后把芈月禁足月华台内,并派人严加看守,不许芈月出门半步。芈月四处查看却发现自己所住卧房无路可逃。正值芈月心灰意冷之际,却偶然发现卧房内一窗户能开。芈月顺着窗户上的藤蔓逃出卧房,并在月华台的园内偶遇魏美人,二人一见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