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在屋外练功,慕雪站在旁边注视无情练功,无情练完功跟慕雪谈话,慕雪对无情忽然练功产生不解,无情练功的原因是希望帮助救助更多的人,慕雪有感而发赠送一个荷包给无情,青葛部落的人送荷包像征表达爱意,慕雪已对无情产生爱意,无情没有收下慕雪赠送的荷包,慕雪还是第一次送荷包给异性,无情不顾慕雪的感受归还荷包。

铁手与追命盘问无情的感情生活,无情不愿意把自己的私人感情生活告诉给二个伙伴,三人谈话之时一个人称梁爷的男子来到酒楼饮酒,无情转移话题向店小二打探梁爷的身份,店小二向无情透露梁爷的身份背景。冷血体内的毒性已经全部清除,刀夫人非常理解姬瑶花的心情,姬瑶花对冷血一往情深,冷血已经排除体内毒情,刀夫人提醒姬瑶花在冷血离开乱花谷之前除掉楚离陌。

楚离陌是姬瑶花的情敌,刀夫人觉得姬瑶花应该除掉楚离陌,姬瑶花一听冷血产生幻觉来到烈火腾腾的虚幻境界,楚离陌来到烈火幻境中救出了冷血,冷血在楚离陌的帮助下破解体内毒性奇迹恢复健康,姬瑶花没有因为冷血恢复健康欢天喜地,而是忧心忡忡心知冷血恢复健康便会与楚离陌继续相爱,刀夫人极其同情对冷血痴情不移的姬瑶花,姬瑶花始终无法获得冷血的爱,刀夫人想帮助姬瑶花除掉楚离陌。慕雪欲送荷包给无情,荷包是青葛族的女人送给爱人的定情信物,无情因为难忘旧情没有收下慕雪赠送的荷包。

京城忽现大量假币,无情与两个同伴收缴大量假币,一行三人将缴获的假币堆放到一起,诸葛因为神侯府已被查封不便派出无情几人追查假币来源。姬父因为假币之事上吊自杀,姬瑶花回到家中一脸悲痛看着躺在棺材中的父亲,父亲已经离开人世,姬家管家向姬瑶花透露姬父自杀原因,捕头们认定姬父是因为造假币才畏罪自杀,姬瑶花悲痛欲绝不相信父亲造假币祸国殃民,一名家丁来到棺材旁边合上棺盖,姬瑶花情绪激动晕死过去。

安世耿上门看望晕死过去的姬瑶花,姬瑶花苏醒过来一脸茫然看着安世耿,安世耿劝说姬瑶花不要再为父亲之死悲伤,姬瑶花心中升起警疑盘问安世耿的真实身份,安世耿面色平静向姬瑶花透露真实身份,姬瑶花得知站在眼前之人是罪大恶极的安世耿,脸上升起震惊对安世耿产生敌意。

安世耿计上心来跟姬瑶花拉近关系,姬瑶花已经失去父亲,安世耿称自己跟姬瑶花同是天涯沦落人,姬瑶花在安世耿的迷惑下一脸愁容。神侯府已被查封,娇娘入宫想见皇帝,皇帝不肯接见娇娘,娇娘心情失落离开王宫来到诸葛的住处,诸葛得知娇娘只身前往王宫见皇帝,心中升起担忧提醒娇娘不要再做危险之事,查封神侯府的人是安世耿,娇娘想为神侯府说情定然引起安世耿不满。诸葛不希望娇娘明目张胆跟安世耿过不去,安世耿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娇娘如若激怒安世耿很有可能遭来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