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锐瞒着张敏退学还参加糕点制作比赛,子聪故意把消息告知张敏。张敏赶到比赛现场,见洪锐临危不乱,又见洪宽为帮洪锐买食材而受伤,心中起了波动。张敏看穿子聪有意破坏她和洪锐的关系,竟原谅了洪锐,还答应让他到Little Nyonya工作。子聪为此深感挫折。


子华感激嘉惠对母亲的关怀和照顾,特别为她烧烤叉烧,菲菲见两人互有好感,鼓励子华追求嘉惠。子华自卑,裹足不前。菲菲偷偷将叉烧卷成花朵让子华向嘉惠表示好感,嘉惠欣喜。子华坦白是菲菲所为,嘉惠见子华老实,更为倾心。


仁艺和丽婉请子聪处理投资事项,并把投资的房产放在嘉惠名下。子聪深知嘉惠是姚氏的继承人,决定对她展开追求。子聪以李小龙的画像投嘉惠所好,嘉惠虽然接受他为朋友,却劝他少搞小动作,因为自己和仁艺都不喜欢被人奉承。


张敏见洪宽受伤,要洪锐劝洪宽搬回家住。洪锐趁洪宽休假上门,洪宽虽答应回家,却为了替生病的同事代班赶回船厂。船厂发生大爆炸,张敏误以为洪宽意外丧生,悲痛得当场晕倒。洪宽感受母子情真,心结自然化解。


美雪和义生陷入了冷战。秋凤袒护儿子,美雪更觉委屈。松涛同情美雪,劝义生让步,并鼓励他陪美雪赴日本探望田中先生。义生被说动,到医院接美雪。张佳风尘仆仆回来探望出事的洪宽,和美雪在医院重逢。张佳见义生对美雪细心,感怀中不失欣慰。


洪宽出院,却为排骨的死耿耿于怀。洪宽内疚自责,觉排骨是因为接手他的烧焊工作才会罹难。张佳见洪宽走不出阴影,将他带到Little Nyonya,让他亲眼看到大家是如何为死难者家属出钱出力。洪宽见排骨嫂坚强投入筹款活动,激动不已。排骨嫂不但不责怪洪宽,还鼓励他走出悲痛。张敏轻搂洪宽,愿意陪他度过艰难时刻,洪宽感动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