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宽因帮船厂同事订购满月蛋糕,发现洪锐暗地里放弃修读商业管理课程,瞒着张敏以组屋为基地私自贩卖糕点。洪宽虽不赞成洪锐的做法,但在洪锐恳求下,答应暂时帮他保密。


Little Nyonya出现租约纠纷,子聪三两下就把问题解决。张敏赞扬子聪,子聪借机会透露自己想开律师楼。张敏赞成子聪创业却不愿在经济上给予资助。子聪对芳芳抱怨张敏始终没当他们是自己的孩子,如果要开律师楼的是洪锐,她肯定不会说敷衍的话。可惜,张敏的宝贝儿子根本没本事。


洪宽不愿洪锐没领取执照却经营糕点生意,鼓励他通过国际糕点比赛争取张敏对他的肯定,再向张敏坦诚已私下退学,希望张敏能在事业上给洪锐发展的机会。


洪锐接到大订单,组屋厨房无法进行大数量的糕点制作。洪宽和管工带娣商量,让洪锐漏液在厨房进行生产。带娣一向欣赏洪锐,两人在互动中产生了情愫。


嘉惠上门找金女,金女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子华请求子聪和芳芳探望母亲,子聪在张敏的规劝下勉强尽孝道。子华为医药费烦恼,子聪找借口置之度外。菲菲气恼,愤说自己可以承担母亲的医药费,不需要子聪的帮忙。菲菲不忍见子华为医药费兼差,终在结识了舞女大班咪咪后,瞒着子华下海。


义生因为过去的经历疑心病越发严重,他暗中搜索出自己以前的日记,慌张烧毁。美雪觉情况不妙,为他安排了心理治疗。义生大发雷霆和美雪大吵,更在秋凤面前搬弄是非。美雪心情恶略回娘家透气,丽华却因为收到旧情人的来信,爆出了美雪爸爸是日本人的秘密。


洪锐过关斩将,顺利进入国际糕点制作的大决赛。子聪无意中得知消息,故意告知张敏。洪锐在比赛前发现材料出了状况,洪宽飞奔为他张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主办当局催洪锐入场,洪锐本着就算输也不弃权的信念参赛。忐忑间,张敏突然冲入比赛场地,参赛台上的洪锐脸色骤变,惊慌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