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华终于做出口感极好的叉烧。他带着叉烧经过夜校附近的公园,见嘉惠为偶像李小龙暴毙伤心痛哭,便将自己亲手做的叉烧送给嘉惠吃。


系主任要见监护人,张佳没空赴约,洪宽单独前往,没想到张敏竟然出现。母子谈及未来,张敏为自己和洪宽的关系开始解冻欣慰。万山再次出现,威胁张敏,开口要10万块。


义生兴致勃勃推销自己的著作,顾客没兴趣。义生发现自己的书被其他书局退回,大受刺激。美雪以新加坡近年来的转变开解义生,鼓励义生写符合新时代的作品。义生觉美雪对自己好,开口求婚,美雪不知所措。义生擅自去找喜饼和请柬,逼美雪筹备婚礼。美雪不悦,清楚告诉义生两人感情已大不如前。义生气愤找张佳,责张佳介入他和美雪的感情,要张佳退出。张佳觉美雪有选择的权力,更表示有意带美雪去香港。


张佳结束生意,发遣散费时将机票放进信封交给美雪,美雪以为自己和其他员工一样被遣散,没打开信封就黯然离去。


晓雄追问张敏为何取消机器的订单,张敏谎称为了周转,暂时放弃添购新机器。
张敏到树林和万山见面,万山不满张敏只给他一万元。张敏取出录音机,说已经将万山勒索的谈话录下,可随时交给警方。万山为夺回录音带猛掐张敏。晓雄出现,两人扭打,万山取刀欲伤害晓雄,晓雄失手刺死万山。


张佳陪张敏从警察局回来。两人谈及张晏的死,张敏坦言自己见死不救。张佳走后,张敏惊悉自己所言全听在洪宽耳中


美雪在出发当天发现机票,匆匆收拾行李准备赶去机场。秋凤突然上门求美雪救义生。义生闹自杀,哭诉自己为保住美雪的照片被打断左腿,美雪感动,终选择放弃张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