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雪发现松涛偷烧船票给义生,意外。松涛自责若他之前不将秋凤寄给义生的船票偷偷扣押下来,义生可能已经回来。美雪见松涛老泪纵横,极力安慰。次日,秋凤像无事般照常开档,还责美雪苦着脸,喝令她一定要等义生回来,更说一回来就要两人结婚。美雪伤心,流着眼泪离去。

洪宽和弟妹一起放学,原本有说有笑,突见张敏到来,急忙闪躲。张敏瞄见也不作声,只带着其他人离去。洪宽目送众人背影,失落。洪宽走,被金贵拦截。张佳接到通知,赶到后巷找洪宽,金贵惊悉洪宽原来是张佳的外甥。为了让洪宽脱离金贵,张佳宁愿挨打,洪宽感动不已。

张敏带洪宽的衣物来张家,托张佳好好照顾洪宽,并告诉张佳她已经申请当老师,以后会挑起养家的担子。

张佳收到义生死讯,找美雪,遭丽华挡驾。原来美雪不想引来闲言闲语,刻意躲开张佳。丽华问美雪是否对张佳有情,美雪否认。美雪发现佳佳制衣厂生产的牛仔裤有问题,被退货,主动到制衣厂帮张佳解决问题。

张敏申请当老师被教育部拒绝,不知何去何从。晓雄送水果给张敏做糕点,提起她的Nyonya kueh好吃,张敏决定放下身段,做糕点沿家挨户叫卖。张敏脸皮薄,不敢招揽顾客,贪心的顾客趁机想吃霸王糕点,幸好遇见晓雄,为张敏讨回公道。晓雄见张敏提着沉重的篮子,好心把自己运送馊水的木头车送给她。张敏推着车子在组屋楼下卖Kueh,谁料却遇到地牛,张敏吓得不知所措。

张佳带骏腾和洪宽来张敏家吃饭,洪宽忐忑不安,结果一到门外就找借口离开。张敏知道洪宽有意避开她,失望。张敏告知张佳,自己被地牛抓了几回后,有关部门终于发执照给她,让她合法售卖糕点。这时,收音机传来种族暴动的消息,张佳得知暴动的地点正是洪宽去的地方,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