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告诉美雪洗衣店和酒庄已经顶让出去,并打算卖牛仔裤。美雪问起孩子们情况,张佳说洪锐想念妈妈,常常以泪洗面,而洪宽则始终没有消息。美雪说张佳登报寻人,洪宽却不肯回家,难道是因为心里对张敏有恨?二人都为洪宽在外的生活担忧。

原来洪宽在当擦鞋童,他在为金贵擦鞋时,金贵见他工作认真,数学又好,对他颇为欣赏。金贵见洪宽被小流氓欺负,帮他解围。洪宽见到张佳和美雪出现,赶快躲起来,目送二人走远。金贵请洪宽吃东西,还要洪宽跟随他。

张敏对当勇日思夜想,天天到他的坟前。晓雄见状,便带她去见问米婆。问米婆说当勇不愿上来与张敏见面,因为张敏不爱惜自己。张敏看穿这是晓雄和问米婆串通好的把戏。

张敏梦见当勇来找她,竟把梦境和现实给混淆,跑到树林里要找当勇,晓雄阻止她,还为了帮她捡掉落山坡的项链而受伤,张敏见晓雄因为她而受伤,终于有点醒悟。

张佳和美雪在路边摆摊卖自己缝制的牛仔裤,遇见被赌徒追打的洪宽,解救之,并带洪宽回家。

松涛带领街坊大扫除,张佳派送礼物,结果大扫除圆满成功。张佳还办了个阿GOGO公主比赛,趁机卖牛仔裤,也大获成功。

张佳和美雪带着洪锐、子聪和芳芳到甘榜找张敏。张敏见张佳分身乏术,累得坐在树荫下睡着,终于决定回家去。

张佳带美雪去看一间空置的工厂,说这是他未来的制衣厂,张佳还要美雪当他的模特儿拍广告宣传牛仔裤。拍完广告后,美雪回家,看见秋凤伤心在哭,奇怪。松涛说刚接到消息,义生已经死了,美雪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