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敏听见枪声,赶回树林,见当勇受伤在地,洪宽和张晏已经不见踪影。当勇自知不行了,嘱咐张敏好好照顾孩子。

美雪为帮张佳卖掉跑车,赴Henry的约会。张佳和某头家谈生意遇见美雪,见Henry对美雪动手动脚,上前干预。Henry出言不逊,张佳气,出手打了Henry,谈成的交易因此告吹。    张佳接到当勇出事的消息,赶到医院,见张敏哀伤,知当勇已经过世。张晏把洪宽带到破庙,告知他已安排偷渡。洪宽假意答应随张晏离开,却趁他熟睡时逃跑。

晓雄得知当勇被张晏枪杀,痛殴金贵。从金贵口里探知张晏准备偷渡。张佳和晓雄将船夫打昏,冒充船夫,张晏不疑有诈,匆匆上船,万山把一切看在眼里。船只来到河中央,张佳准备发难,张晏反击,受伤后跳海逃生。张晏爬上岸,以为逃过张佳的追杀,不料张敏竟开车试图撞死他。张晏躲进仓库,却在在张敏面前触电。张敏原可出手相救,但一想到杀夫的仇恨,张敏狠心掉头而去。

国家举办《清洁运动》,松涛热烈响应,还呼吁街坊大扫除,可惜反应冷淡。美雪为松涛出点子,决定找张佳赞助礼物,希望吸引街坊参加活动。美雪上门,见张佳有意顶让餐馆,甚至连洗衣店和酒庄的生意都打算结束,惊愕不已。张佳告英军既然撤退,就不要再依靠英国人过日子,若能尽早将投资转移,一定可以创一番新事业。美雪见张佳事业面对考验,支吾说出希望他赞助清洁运动的事,没想到经济出现困难的张佳竟然大方答应,还热心表示会参与清洁运动。

当勇去世后,张敏郁郁寡欢。张敏得知洪宽拜祭张晏,歇斯底里痛打洪宽,洪宽吓得逃离家门。张敏情绪崩溃,医生建议找个清静的地方让她静养。张佳接受晓雄的建议,让张敏住进了宁静的万兴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