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5日首播,每周日 9pm (Astro AEC 频道301 & Astro AEC HD 频道306)

河流是土地的血脉,是生命的源泉,她孕育了人类的文明,滋养了人们的文化,供给了他们丰裕的资源。在这里,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条河流,一条滋育他们生活的母亲河。

马来西亚降雨充沛,河道纵横于全国土地。纵览西马半岛的山脉,主要处在中部地势,以数座大体平行的山脉呈西北至东南走向。西马的河流以蒂迪旺沙中央山脉(Banjaran Titiwangsa)为分水岭,分别向东西两侧流入太平洋和印度洋。东马地势则以伊朗山脉 (Banjaran Iran)与克罗克山脉(Banjaran Crocker)为中心,从内地往沿海逐渐降低。东马境内的河流,在砂拉越州内,大多为东南一西北走向,注入南中国海;沙巴州内的河流,大致为西南一东北走向,注入苏禄海。

华族先辈自中国大陆南下,随船到达马来半岛、砂拉越和沙巴等地,有者靠岸后便依河而居。他们随遇而安,在各个河岸处扎下了根脉,从此在当地创建了属于自己的经济、教育、事业、文化、传统、庙宇等活动。这一次,我们不仅透过镜头去探索与回顾先辈们昔日在河岸所留下的足迹与开拓精神,同时也探讨每条母亲河对于当地华人的影响与故事。

大马拥有为数不少的母亲河,每条河流都具有其独特性,有者水文条件优越,有利于农作物生长,如雪兰莪州适耕庄的大芭河,先民们定居于此,以河水灌溉其农耕,为全国各地提供了丰富的农作物;有者河水适合养殖河产,如霹雳州十八丁河孕育了丰富的蚶与养殖鱼,过去更有蚶都之美誉。此外,古楼河两岸长满的亚答树,是该地居民用以挡风遮雨的必需品;昔日柔佛州笨珍河一带的华人主要以捕鱼为生,当时的大码头亦是由华裔祖辈所建立,这些码头是推动该地渔业发展的推手之一;在东马,部分华族先辈过往南下驻脚于砂拉越的斯里阿曼,主要于鲁巴河一带以经商或航运为其业,而这条鲁巴河常发生一种特殊的河潮现象,当地人称之为 “梦娜”。峇南河是当地的另一条母亲河,它作为砂拉越早期的水路交通,不仅解决了当地的运输问题,同时更带动了该镇的经济发展。此外,在沙巴也有巴达斯河、孟可邦河等。 

百年来,华裔先辈们与这些河川一直都有着不可分离的微妙关系。河流承载了许多华人的一生与记忆,并且也源远流长地传递着华人文化与先辈们的足迹。这些河川可说是滋育了他们一生的母亲河。

许多华族先辈一生依河而居,靠着河流寻找生计。然而如今的时代变迁与城镇的发展,早已大大改变了人们运用河流的方式。部分河流对该地居民或城镇的作用性也有所不同或有所转变,这其中充满了种种的人为因素,如:垃圾充溢河道,污染与破坏了自然生态;环境的大肆发展,河床变窄导致船只无法通行,这些人为因素实属冰山一角。然而沿河而居的子民,是否有意识到母亲河的转变是因他们而起,是否又有察觉到这些抚育他们一生的河流对他们是何等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