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首播,周日 9pm

横跨两州的雪邦河,介于东南部的雪兰莪州与西北部的森美兰州之间,是雪兰莪州的双溪比力与森美兰州武吉不兰律两岸城镇生活的源头。河流儿女们在沿河岸一带拓荒开发,之后在那里落地生根,并且渐渐展延出地方城镇。因此雪邦河扮演了维系两岸居民来往交流的重要桥梁。从始至今,连绵不绝的河流无论是在生活上仰或经济上,都是她沿河儿女们密不可分的母亲河。

双溪比力临近于雪邦河口一带,当地的华人主要以福建人居多。早在英殖民时期,那里的陆路还未开通,水路交通是当地人们唯一通往外地的重要管道。在我国独立前,雪邦是作为行政中心,而双溪比力是当时的商业中心,两地之间距离五英里之遥,因此老一辈的居民都会惯称当地为五支。近年来,雪邦因建设飞机场以及在海边兴建华丽大型的度假村而备受瞩目,商家纷纷在当地作屋业发展及投资。道地人自制的健康油面和鱼丸也广为流传,吸引外地游客来品尝在地家乡味。雪邦因而经济有所提升,未来前景大有可为。

隔着雪邦河,在双溪比力的对岸便是森美兰州的武吉不兰律小村镇。由于来往两地的道路距离甚远,所以至今两地居民仍有依靠小型的渡轮渡河来往两岸。驾驶渡轮的船家在此营业已是传承至第三代,河上的渡轮全年不休一天到晚都在载送乘客来往对岸。渡轮与河,在那里成了最淳朴自然的景色。而彼岸的武吉不兰律,原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淳朴小村,它曾是全国最大的养猪区,但却因1999年的立白浩劫,造成居民瓦解云散,绝多数的居民撤离村庄暂避灾情。尽管时过境迁,但新村已沉寂得渺无人烟,疫情彻底打垮了当地最为重要的畜牧经济产业,过往欢乐的地方如今已不复见。

在立白病毒事件还未发生时,武吉不兰律的养猪业极为盛行,当时猪只的排泄物全都会经由新村里的水沟排出河流,导致河水污浊漆黑,臭气熏天。雪邦河成为当时全国最严重受污染的河流之一,甚至水生物种都难以在浑浊的河流里存活。但当立白事件后,畜牧业一振不撅,雪邦河因祸得福恢复了昔日碧绿清澈的样貌。

纵然畜牧业已不再是武吉不兰律的经济支柱,村里的小河道也已铺平,但村里的慈善良宫每年仍旧会举办祭天谢港仪式,借此来答谢河上神明一年来的庇佑;而村里仍有保存街知巷闻的老字号饼家,其闻名雪邦一带的豆沙饼,是在地最传统美味的家乡食品。

雪邦河是雪邦沿河城镇的母亲河,她与沿河城镇的人民是保持着形影相依的紧密关系。倘若河流遭受破坏,终归会是依靠她生存的儿女们来承受负担与后果。一碧无际的雪邦河占据了城镇居民生活的一部分,每一个当地人的记忆里总会有母亲河出现的踪影,这条河有着他们儿时成长的美好回忆。靠着她,人们展开了自己人生的旅程,随着她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