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首播,周日 9pm

坐落于霹雳西北部的古楼河,是吉辇县城镇的母亲河,沿着100公里的河长线,由上游的武吉美拉湖,顺流至峇眼色海、两成园,最终流向瓜拉古楼,与马六甲海峡相互融合,她在当地可说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文化、教育,乃至经济的发展都深受其影响。

早在1980年代以前,古楼河是峇眼色海主要的交通要道,商船频密来往当地交易买卖。居住于河畔的黄永钦对从前的码头和仓库的记忆犹新。而沿河两岸茂密的亚答树是当年经济农产物之一,许多居民都会砍采和售卖亚答叶以作搭棚盖顶的原材料。尤亚年是现今峇眼色海硕果仅存砍采亚答的华人,为了赚取微薄的收入,他日复一日地在河上收集亚答。数十年前小镇上的繁华光景已不再,幼时在河畔长大的拿督尤端树,对沿河的亚答树甚为了解,看着古楼河从过去的兴盛时期演变至如今的风静平淡,他不禁感慨万千。

地处中游的两成园介于峇眼色海与瓜拉古楼之间,农业是主要经济命脉,早年盛产的蔬菜与水果是外地争相批发售卖的品质保证。但随着时间的推进,大部分居民顺应时代的改变而改种油棕,种植柚子蜜柑的农民已寥寥无几。陈海菁是两成园的村长,亦是首位在当地种植油棕的居民,他感叹从前农村热闹的景色,因陆路开通而不再使用水路后,如今变化成至今的三三两两的老人村。罗瑞德是村子少数种植蜜柑的果农之一,看着忽上忽下的水果市场价格,他惟有咬紧牙关坚持照顾投入多年的果树心血;在两成园种植柚子的卢如德,因村里肥沃的土壤,让柚子甜而多汁,吸引许多外地水果商前来购买批发。

介于海与河的交汇处,瓜拉古楼享有天然丰富的水产资源,沿河的古楼与对面港渔村之间相隔宽阔的古楼河,到处可见停泊于岸边的渔船,他们多来自渔民世家,常年在海上捕鱼糊口。陈生加是当地的老渔夫,从小便踏入捕鱼行列至今已超过半世纪之久。他靠着捕鱼养育了一家大小,河岸停泊的渔船已然成为他生活重要的一部分。近年来古楼河口掀起一股水上养殖潮,成排的渔场在河上形成壮丽的景色。陈雄彪是其中一名养殖者,16年的养殖生涯里,看似轻松简单,并且有高利润收入,但河口的水上养殖实则潜藏许多无法预知的风险,孰不知他在背后承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担忧与烦扰。

长长的古楼河蜿蜒崎岖,源源不断的河水为沿河儿女们带来无限的生命之源,她赋予的不仅止于是资源的供应,还有留下无数与儿女们相伴的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