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40-45岁,粗人、盲从禁忌、相信风水,却很讲义气。年纪轻轻就当上小地区老大,人脉极广,熟知甚多地下消息。

如今金盆洗手,终日阅读“自我修正/增加人缘”的书籍,却还是改不了火爆的坏脾气。他遣散所有的手下,唯独憨直的阿平对他不离不弃。

是侦探社包租公,常常借机到侦探社串门子,实际是为了过过侦探的瘾。平时粗声粗气,可是一接到在国外念书的女儿的来电,就会用判若两人,甚至用叠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