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首播,周日 9pm

第一部:彭国平的故事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见坏人为自己做的错事付上代价,我们心里是不是有一种安慰?或觉得他们活该?我们这样想又对吗?做错事的人都需要一个改过的机会,我们不应剥夺这种权利。人总在做错事后才学会后悔,但自暴自弃没有用,努力往前学习生活才是赢家。彭国平在13岁那年就加入私会党,终日以欺负人为乐,可是一次的严重车祸夺去了他的生活,也让这个恶人平静了下来。

他在十分之一的存活率下生存至今,意志力坚强。尽管半身不遂,但他还是开朗的面对现在的自己。康复后的他靠拾荒维持生活,他不害怕肮脏及眼光,只要能赚钱的机会,再辛苦他也会去。用着不太方便的手,他出尽了全力才把纸箱拔开摊平,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现在对彭国平来说都是用尽吃奶力才能完成的。

蝼蚁尚且偷生,彭国平虽然工作辛苦,但内心始终保持乐观。他和女友黄秀娟虽然分隔两地,可是秀娟还是会和国平保持见面,甚至陪他一起出去拾荒,为他们的将来共同努力。底层人民的生存之道,就是苦中作乐,生活的艰苦未必能打倒这群人,因为他们拥有比其他阶层更强的忍耐力,这些也是成功的元素。他们到底是怎么用心生活呢?


第二部:司徒铭泉的故事

世间最复杂的莫过于人际关系,人学不会相处,肯定被排挤在边缘。大城市的角落里零零散散的住着这群边缘人,他们无法跟人沟通也和自身背景密切相关。80岁高龄的司徒铭泉可谓孤独终老,从小成长在母亲严厉管教的影子下让他失去与人沟通的能力。母亲几乎把他软禁在家,不让他出外接触人,渐渐地也建立起司徒铭泉孤僻的个性。

父母想尽办法把孩子留在身边,可是这种捆绑反而让孩子极力挣脱。孩子失去自由空间,自然想竭尽所能重夺人生主导权。司徒铭泉当时年纪小小,为了逃离畸形的管教,他不惧怕外面世界的未知,拿起一套换洗衣服就豁然出走。他带着袋子闯出自己的生活,不求人,靠自己。

活着是自己去雕琢出生命的颜色。司徒铭泉虽然没有活得大富大贵,但至少他对得起自己,为自己负责任。孤独终老的感觉不是人人能忍受的,但对于一向孤身一人的司徒铭泉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多一个人,就多一个是非。他害怕和别人说话就因为祸从口出,从小不太会跟人沟通的他也担心自己会说错话,得罪别人而不自知,所以他选择保持沉默。

劳动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一个人不劳作等同于行尸走肉。他虽然年纪大,但他还是靠拾荒来劳动筋骨,延缓老化。工作可赚钱也可延年益寿,司徒铭泉每日活动就是把捡来的东西收拾整齐。他不理会别人的眼光,活在自己的世界,完成自己的本分。这样被遗弃在住宿中心的一群人,是不是也逐渐被边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