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回到宿舍外,听见诗诗向鑫磊哭述是自己害死树凯,大为震惊。大同开始对树凯之死有了初步幻想。后诗诗发现大同偷听,先针对他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骂他个狗血淋头,再来警告他不许将听见的话说出去。

晚饭,大同觉得现场气氛极古怪,觉得此农场笼罩着极大秘密。席间,鑫磊打开话题探问树凯死因,蔡爸爸强调是场意外,并忆述意外发生前一晚的情况,大同对蔡爸爸之说猜忌,树凯之死更加扑朔迷离。夜晚,大同醒来发现鑫磊不在房内,以为鑫磊也有兴趣探索女鬼事件而外出。大同来到瀑布,惊见鑫磊和诗诗私会,偷听两人交谈。诗诗推断树凯因为向自己示爱不遂,殉情自杀,大同听后忍不住大笑。诗诗发现大同,对他破口大骂,大同驳斥,诗诗气愤离开。大同打算打道回府,却被一道黑影吸引住,跟踪到香蕉林再遇白衣女鬼,快速按下相机快门,惊慌逃走。隔天,大同惊醒,遗憾自己拍不到女鬼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