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伤口经过包扎,瘫坐玩手机是他唯一乐事。怎料,户外咕咕鸟鸣叫时,诗诗便将手机没收。原来日月星辰,飞禽昆虫都是忘忧农场的天然时钟,农场生活避开一切机械运用,纯朴至极。手机自然而然也成了农场禁物,只能限时使用。城市小孩大同无法理解苟同,面对农场里苦闷生活,吃不饱就在房里吃自备的零食,半夜睡不着就带相机外出寻找女鬼下落。

度假的生活太无聊,大同被逼四处找乐子,拆了绑在脚车架子上的橡皮筋做弹弓。当新住客鑫磊到来时,大同见诗诗对他热情招待,与自己有天渊之别,心中不快。后来大同得知鑫磊将与自己同房,更为不安,担心未打扫房间会遭苛刻的诗诗责骂,逃避到菜园去。蔡妈妈听了大同的隐忧,晓以大义,大同决定面对事实回房道歉,却在门外听见诗诗哭述是自己害死树凯,大同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