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与诗诗见鑫磊独自离开宿舍,担心跟去。两人见鑫磊投入河中感惊讶,诗诗误以为鑫磊自溺,上前搭救,反被鑫磊怒斥,含泪离开。之后大同默默听鑫磊倾吐心事,原来树凯是鑫磊的知己,鑫磊自责害死树凯,大同苦恼又多一个嫌疑犯。

入夜,众人发现鑫磊和素雯同时失踪,后来春喜与大同在瀑布发现诗诗鬼鬼祟祟躲在暗处偷窥,为了不惊动她,绕道而行。春喜笨拙,跳过竹子栏杆时不慎跌倒,摔个狗吃屎压向大同闹笑话…… 两人发现诗诗偷窥的正是鑫磊和素雯,大同欲上前去,春喜阻止并将他拉走。春喜透露只有鑫磊最了解素雯,想让两人单独谈话。大同得知素雯与树凯是同母异父兄妹,身世可怜,非常同情。两人回程途径香蕉林,白衣女鬼再次出现,两人一阵慌乱,错失见女鬼真面目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