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期跟大家揭秘了4位美姐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不是没有想到原来她们背后有这一面呢......这期继续揭秘,当中还有美姐被港星江美仪“急call”,还很担心自己“怠慢”了阿姐?还有美姐因为备战紧张到要吃药?不是吧?

Kendra苏凯璇
职业:平面模特儿

Kendra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进入了模特儿圈,在Samsung的电视广告也能见到她!说起印象最深刻的拍摄,她说有一次上《姐妹淘》,竟然被主持人江美仪“急call”!吓得她呀~~~她说:“当时是第一次拍摄这样的节目,很紧张,又有明星在,整个气氛是很严肃的,也没有人告诉我应该要做什么,只是叫我过去‘跟着’,当时我就坐着等,主持人是江美仪和滕丽名,我就坐在一旁等她们叫我才过去,但江美仪突然就很紧张地说:Model呢?Model呢?我就很紧张,很怕她们会觉得我只是会坐在那边而已,但其实一直都没人告诉我应该要怎样呀!”

“我也不敢到处乱走,因为很多器材,拍摄前要先定位,有人就叫我坐在那儿不要动,但大家拍摄前突然要拍group photo,那时候曾洁钰就站在一旁没有进来,因为我所在的位子挡着她,其实我很想让位给她,但他们(工作人员)叫我不要动,我就不敢动!之后我才让位给她,我怕等下我走开了,他们会问我‘谁叫你动?’不懂工作人员会不会觉得我不醒目咧?”







Jacqueline程爱玲
职业:商业发展部经理

Jacqueline是OCBC Bank的商业发展部经理,平日的工作就是会去见中小型企业的顾客,看他们的公司需要哪些贷款,看他们的运作是不是健康,再作出借贷等等,原来是金融业的女强人呀!她说:“平时会见顾客比较忙,做了3年多,其实原本的兴趣是做美容,因为做美容长时间会很累,反而金融业可以学习到更多东西,能学习到怎样创业,怎样跟顾客谈成协议,希望之后可以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品牌,自己当自己的代言人。”

她表示之后想要自创服装品牌或做食品生意!她说:“想做吃的....如果进演艺圈也是可以尝试,也是一个新的挑战,(进演艺圈就要放弃经理这职位?)可以先把经理的事业放一边...之后再衡量啦!”





Michele王钰美
职业:婚宴歌手

Michele之前被爆因为选美太紧张搞到要吃药,制作组还在她的包包里面找到一大堆药丸,她就急忙否认说:“没有啦!其实是我有吃中药调理,是因为睡眠的问题扰乱了荷尔蒙,一个月来两次或3、4个月才来一次,现在我只是吃一个护子宫的维他命......(选美很紧张很压力?)没有啦!我声音沙是因为之前很多录影睡不够,我本来就是女版阿杜了,遇到累的时候就更沙声,只能多喝凉茶、苦茶。大家在包包里面搜到的都是美白、collagen、排便的药丸就有两种,还有荷尔蒙的药,以及干细胞的维他命......”真是可以叫她“药包姐”啊!

其实Michelle约12岁时,就跟姐姐一起当宴会歌手至今,她说:“很多人喜欢点《傻瓜就是我》,就声音粗粗的嘛,(这份工作最大的挑战是什么?)还会挑战咩?我已经麻木了,做工(唱歌)已经没有觉得挑战了,推动力当然只是赚钱啦!平时到外地演唱一场大概都会有2000多马币。以前是因为兴趣,但做久了就麻木了,为什么没有发片当歌手?可能我没有那么厉害!不要给自己戴酱大的帽......”

她也说自己想要做全方位的艺人,“什么都要做,(很贪心?)不是贪心,像翠Ling说的,你会很多东西,才能赚到很多钱呀!赚了钱拿去投资,钱生钱以后才不会那么辛苦嘛。”是咯,几有大志和远见呀!








Serene Chai蔡咏彬
职业:模特儿

Serene从小的梦想就是想当艺人,她曾经参加“Miss World Malaysia”拿到第二名,之后就做了很多模特儿的工作,她的愿望是希望当一个“有影响力的人”。

她说:“我家人一开始是不鼓励我进演艺圈,因为要我完成学业才来谈梦想,但我最想要当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因为自己有亲友患上精神病,自己希望能藉着传播的力量,让大家知道精神病其实并不那么可怕,他们有病是因为大脑process不到正确的信息,不是他们的错。大家看到精神病人,是不是应该要做出帮忙呢?希望透过我自己的影响力,让大家对精神病有正确的观念。会想进演艺圈也是因为有一个传播讯息的使命感。”

“我看过一个佘诗曼的talk show,她跟粉丝说一定会做到最好,这句话不是乱乱讲的,我自己也是,我要对我的家人负责,我答应他们要做到有好成绩,就一定要做得到!”




文/凯莉